驯马当前位置:首页 > 景区特色 > 驯马 >

驯马比赛,智慧与力量的角逐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03-05 阅读数:



 
    驯马是将野马变成人类“无言的战友”和骑乘工具,促成人马合一的必要手段和过程,是一场征服与反征服、驯服与反驯服的最激烈的较量,惊险、刺激的驯野马比赛是蒙古族竞技赛中最古老、最经典的项目之一。千百年来,草原人民以勇敢、顽强和聪明、智慧闻名于世,被称为马背民族,他们用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和聪明才智创造了与马有关的文化习俗,中国马都的称谓,不仅是对生活在这片草原人民的莫大褒奖,更是对马都之乡浓郁马文化延续和发展的一种认可和鞭策。驯马文化作为马文化重要一环和重要组成部分,需要继续丰富、发展和完善。这次来参加驯马竞技邀请赛的选手,都是全盟各地优秀牧民骑手和驯马精英,是马背民族英雄中的英雄。本次驯马参赛选手使用马匹均为锡林浩特白音锡勒马术俱乐部提供,马匹来自中蒙边境散养野马,它们长年与狼共舞,丈量着草原的博大与辽阔,以烈悍、好斗、桀骜不驯而著称,这次驯野马竞技邀请赛就注定了要出现最大的看点和亮点。   
    十几个工作人员(白音锡勒赛马场驯马手)将一群蒙古野马围起来,将野马圈进狭窄的围栏通道时,野马反扑站立的蹄子有时要超过围堵者的头颅,就是勇气十足的骑士也不得不暂时退让,将群马中的三五匹圈进第一个马闸就需要十足的勇气和胆量,被圈进马闸的野马嘶鸣长啸,2米多的马闸,一跃就踏在了它的蹄下,站在马闸上的工作人员不得不用各种手段将其压服。蒙古野马总是压而不服,想尽各种办法与人对抗,不亲临现场的人是很难想象蒙古野马的那种野性暴烈程度地。工作人员再想法将其中的一匹赶进第二个马闸里,就更加的不易了,它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的是智慧。驯马手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乘上野马,然后打开闸门,此时的蒙古野马像离弦的箭,一跃好几米远,总想在第一时间把驯马者抛下去,尤其是当《万马奔腾》的马头琴合奏声响起,好像是向野马吹响了决战决胜的号角,注入了必胜的兴奋剂,乘骑最短的驯马手在它身上只能停留短暂的两秒时间,而超级驯马手在野马翻转腾挪、高频率急速颠簸的情况下,也只能坚持三十几秒的时间。驯马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围马圈马的过程颇为壮观、颇为惊心动魄。并且,把这种场面控制在人们视野的范围内,是一般赛马场景少之又少见的,人们甚感过瘾。来自白音锡勒牧场的驯马手阿拉腾苏和在蒙古野马身上停留时间的最长,动作也极其潇洒,他被野马抛下后,不让工作人员放走该马,在驯马场追逐了数圈。只有当野马一蹄子蹬在了拖在身上的绳子,野马自身险些被绊倒,一个腾空又跃了起来之后,不好再抓,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才算作罢。事后,他对记者说:“我要征服最野最烈的马,只有能征服最野最烈的驯马手,才是草原最上好的驯马手,才算是草原上真正的英雄。”